全球碳排放持平

在全球经济每年增速保持3%的情况下,全球碳排放连续三年基本持平,预示全球绿色经济发展较预期更为迅速。其中,美国碳排放下降3%,回落至1992年水平,有助于2016年全球温室气体CO2
与前两年相比保持不变,中国碳排放下降1%,均得益于核电、中国和巴西的新水电项目。但专家对此保持谨慎态度,认为“现在称碳排放保持较低排放水平仍为时尚早,但情况比两三年前更加乐观”。由于工业革命,全球温度已经上升1oC,2016年气温创下连续三年最高温度记录。全球目标为将气温升高幅度控制在2
oC以内,1.5 oC最佳,要求各国控制其碳排放。

步入21世纪近20年,全球碳排放已经成为当今世界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周一,全球能源专家联合发布了一份调查结果,数据表明2018年世界二氧化碳排放量激增1.7%,飙升到了331亿吨的历史最高值。巴黎协定的目标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

作者:冯丽妃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12/13 9:21:29 选择字号:小
中 大 碳排放虽创新高 科学家依然乐观 脱碳经济势在必行

图片 1

分析称,近年来全球能源需求的增长抵消了部分减排工作取得的成果。
图片来源:BILLY WILSON/FLICKR

国际能源机构最新发布报告显示,在过去一年里,全球能源需求增长了2.3%,这一数字是近十年来增长幅度最高的一次。为了满足日益高涨的能源需求,对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和利用已经成为各国亟待解决的难题。

■本报记者 冯丽妃

如今,化石燃料满足了全球近70%的电力需求,燃煤发电站在发展中国家占据着重要的作用,其造成的污染也是重中之重。国际能源机构中包括美国在内的30个成员国对能源发展趋势进行了分析,遗憾的是根本无法找到可以代替化石燃料的新兴能源。

2018年,因化石燃料和工业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预计将连续第二年增长,幅度超过2%,刷新全球碳排放纪录。全球能源消耗的增长,特别是石油、天然气使用量的增加,抵消了为去碳化作出的努力。此外,增长的煤炭消费以及增加的个人交通、航运、航旅及航海运输等的需求,助长了2018年的碳排放。

图片 2

12月5日,第24届联合国气候大会在波兰卡特维茨召开期间,全球碳计划发布2018全球碳预算报告,测算全球二氧化碳排放在2018年增长2.7%。

研究人员表示,“在亚洲,普通植物平均仅有12年的经济寿命,而这一数字的正常范围在35-45年。造成这种原因的根源同样在于超额的碳排放量。”其实在欧洲和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碳排放量也依旧在增加。

2018年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增加使我们目前的全球升温轨迹远远超过了1.5℃。报告首席研究员、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廷德尔气候变化研究中心主任Corinne
Le
Quere说,仅仅支持可再生能源还不够,我们需要逐步淘汰化石能源,并在整个经济中扩大脱碳的努力。

碳排放是关于温室气体排放的一个总称或简称。温室气体中最主要的气体是二氧化碳,因此用碳一词作为代表。虽然并不准确,但作为让民众最快了解的方法就是简单地将“碳排放”理解为“二氧化碳排放”。

对此,专家表示,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增长将《巴黎协定》确立的将升温控制在2℃的目标置于危险之中。

在这份报告中,科学家更强调了一个灰暗的事实:发展清洁能源来带的价值根本不足以弥补碳排放的增加,再加之经济效益上的损失,包括美国和中国在内的大国甚至更愿意选择化石能源来满足自身发展。(下图为亚洲部分地区燃煤发电厂位置示意图)

背道而驰

图片 3

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00年代以每年超过3%的速度增长,但自2010年以来增长放缓,从2014年到2016年,排放量保持相对平稳,仅略有增加。2017年,碳排放在经过连续3年的平稳表现后小幅上涨,当年增长1.6%。2018年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平均达到407ppm,比工业化前水平高45%。

去年,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指出:到2030年,全球碳排放量必须减少一半才可能将全球变暖升温增幅控制在1.5℃以内(相较于工业化前水平)。而对于煤炭,达成上述目标的代价则是10年内减少78%的燃煤量。面对一连串年年破新高的数字,显然,人类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

该报告分析认为,全球能源需求的增长,特别是石油、天然气和煤炭使用量的增长,实际上部分抵消了脱碳的努力。这主要是由于煤炭使用量增加以及个人运输、货运、航空和航运需求的增加。据统计,全球煤炭消费比最高峰时低3%,而在过去10年,石油和天然气的使用几乎没有减少。

图片 4

对此,全球碳预算报告的共同作者、奥斯陆国际气候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主管Glen
Peters说:2017年碳排放的增长可被视为是一次性的短期现象,但是2018年的增长甚至更高,这非常清楚地表明,世界现在的碳排放趋势与2015年《巴黎协定》确立的减排目标相左。

《巴黎协定》是2015年12月12日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通过、2016年4月22日在纽约签署的气候变化协定,该协定为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作出安排。《巴黎协定》主要目标是将本世纪全球平均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并将全球气温上升控制在前工业化时期水平之上1.5摄氏度以内。

若以此趋势发展,《巴黎协定》的目标将难以实现。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称,为了将升温限制在2℃以下,到2030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应下降约20%,并在2075年左右达到零净值;为将变暖限制在1.5℃以下,到2030年,二氧化碳排放量应下降50%,并在2050年左右达到零净值。

尽管今天的可再生能源发展速度越来越快,但远远追赶不上化石能源的增长速度。更何况,很少有国家去真正履行在《巴黎协定》中做出的承诺。如此看来,各方宣誓并签署的《巴黎协定》更像是个笑话…

合作纽带

10年前,人类尚对全球气候变化持乐观态度,认为碳排放量将趋于平缓并有所下降,且在2014-2016年间全球碳排放量也确实略微有所下降。但随着新数据的发布,2017、2018连续两年达历史新高,让绿色的未来变得更加虚无缥缈。

根据该报告,2018年全球排名前十的排放国为中国、美国、印度、俄罗斯、日本、德国、伊朗、沙特、韩国、加拿大。欧盟排名第三。其他国家的排放占全球排放的42%。

图片 5

报告表示,作为全球第一大排放国,中国2018年的碳排放预计上升4.7%。中国碳排放在经过2014~2016年连续3年的平稳表现之后,在2017年出现小幅上升,而2018年的碳排放则保持了上升的势头。

“人类陷入了一场危机之中。”研究人员在周一调查结果发布时讲道,“全球气候变化的后果是灾难性的,我并不会经常使用这些词汇,但事实证明我们正在走向灾难,且没有人能阻止…”

对此,自然资源保护协会中国项目能源、环境与气候变化高级顾问杨富强表示,2013年以来,中国减少煤炭消费取得了一定成果,二氧化碳排放进入一个平台波动期,5年排放增量几乎为零,这表明中国的经济发展从一个高污染、高碳排放、高投入、低效率的阶段进入一个绿色、低碳、高质量的可持续发展阶段。

作者/朱张航宇

但是2017、2018年中国煤炭消费量出现反弹。增长主要来自电力、钢铁、建材、化工等行业。为遏制煤炭消费反弹,我们建议对煤电项目停缓建的约束不能全面放闸松动,煤炭、钢铁去产能适时调高目标,应将建材、化工、有色金属等行业纳入去产能行业。同时,加快电力部门的可再生能源消纳,以多种措施推动煤炭消费更快下降。杨富强表示,应该把中国目前积极降低空气污染与应对气候变化结合起来,重视协同减排。

信息源:华盛顿邮报、IPCC

东安格利亚大学教授、IPCC第五次评估报告第三工作组领衔作者关大博表示,2018年的碳排放波动上升体现了一个经济体的正常运行情况。但如果对2018年的碳排放进行估算,排放量与2013年相当。

他表示:中国应在全球气候变化治理中成为南北合作和南南合作的纽带与桥梁,在逐步缩小中国各地区间减排技术差异的同时,利用一带一路合作平台,吸收发达国家先进技术,着眼于对其他发展中国家进行技术交流转让,同时给予能力建设的支持。

不可阻挡

2018全球碳预算年度报告也带来了一些好消息:有19个代表全球20%排放量的国家在过去10年里成功在国民生产总值没有下降的情况下实现减排。

报告发布当日,《自然》杂志发表题为排放仍在上升,提高减排幅度的评论文章,对此作出回应。该文章由Christiana
Figueres、关大博等7位专家共同撰写,并由超过100名来自政界、民间机构和商业机构的专家共同签名,呼吁和鼓励各国政府、企业和决策者利用各种工具,在2020年之前大幅提升其气候雄心。

全球市长公约副主席Figueres表示:如果我们要达到《巴黎协定》的温度目标,全球二氧化碳排放必须从2020年开始下降。这是我们可以做到的。如今,我们已经实现了10年前几乎难以想象的事情。

作者在文章中概述了对提升气候雄心表示乐观的3个原因:关键技术正在走上正轨、非国家层面的减排努力正在蓬勃发展,且有越来越多的人支持更大胆的巴黎目标。

尽管2018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呈上升趋势,但让Figueres等人感到鼓舞的是,低碳转型正在加速,其发生速度超过任何专家预测。从2015年开始,全球清洁能源新增装机总容量首次超过化石燃料新增容量。如今,全球超过50%的新发电容量来自可再生能源,风能和太阳能容量每4年翻番。预计到2030年,基于锂离子电池的公用事业规模存储系统的成本预计每5年下降52%。若保持这样的趋势,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将产生世界一半的电力。

《巴黎协定》建立在几轮机制之上,而第一轮承诺启动了世界的脱碳努力。Figueres等作者总结道:在2015年之前,许多人认为《巴黎协定》是不可能的,但成千上万的人和机构已经从不可能变为不可阻挡。脱碳经济也是如此,在追求清洁空气、就业和能源独立以及其他优势的推动下,年轻人、民间社会、企业、投资者、城市和国家的集体努力正在向2050年净零排放目标前进。

《中国科学报》 (2018-12-13 第3版 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