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汾环保局回应二氧化硫破千:居民散煤占排放量七成以上

近段时间,山西临汾二氧化硫浓度“过千”爆表引发高度关注。9日,临汾市环保局官方网站针对公众关心的问题,给出了回应。10日,记者查询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空气质量实时发布平台,临汾二氧化硫的浓度已大幅下降,但在网络上,质疑之声仍未平息。质疑主要在两方面。一是政府信息发布迟缓。此事最早引起关注,并不是通过官方的信息平台发布,而是一名研究者在社交网络上曝光的。对市民健康如此重要的信息,当地环保部门却没有发布提醒,难免引人不满。二是对污染源给不出有说服力的结论。临汾环保局回应中称,居民燃用散煤占到了市区燃煤二氧化硫总排量的7成以上。这个结论,很多人表示“不信”,可由于现有的源解析还是2013年做的,并且不是针对二氧化硫,官方也拿不出有力依据回应质疑。其实,面对空气重污染,临汾并非毫无作为,采取了市区重点区域散煤整治、改造和关停焦化企业、纯电动公交全覆盖等措施。然而,信息公开的缺位与迟缓,让政府工作陷入被动。有足够的信息表明,这本该是一起可以避免的环境危机事件。作为一个北方典型资源型城市,临汾二氧化硫超标并不是突然爆发的。监测数据表明,2016年12月临汾市区二氧化硫浓度就已经超标了4.8倍。此前,环保部督查组和山西省大气污染防治工作领导组都曾给予提示和通报。如果当地能充分重视,把工作做到前面,做好应急预案,及时解疑释惑,提醒居民做好健康防护,即便污染一时难以化解,也不至于因为沉默失语而成为众矢之的。环境质量涉及公众切身利益,信息公开透明至关重要。很多时候,公众焦虑的不仅是污染本身,还担心有关方面应对能否及时、有效。从这个意义上说,政府部门要做环境问题的“第一知情人”,及时化解公众疑虑。

李汀称,据统计,临汾最近30天二氧化硫的平均浓度是每立方米814微克。中国的环境空气标准规定,三级标准下的24小时的二氧化硫浓度标准值为每立方米250微克,临汾的二氧化硫浓度明显超标。

针对二氧化硫超标的问题,张文清称,在治理散煤燃烧污染上,要深入做好群众工作,严禁使用劣质煤、劣质焦。对已发放洁净焦的区域,全面彻底进行排查。加强配送洁净焦质量的抽查检测,对硫分、灰分等指标不达标的,倒查相关企业及责任人的责任。常态夜查企业违法排污、居民违规燃用劣质煤及劣质焦。在控制工业排放总量上,目前全市25家焦化企业有22家完成了对标改造。

张文清称,今年以来,环保部门共出动17830余人次,检查企业3857个,累计处罚1300余万元,责令整改102起,查封扣押5起,关停取缔9起,行政拘留24人,刑事拘留7人。

1月9日,临汾市环保局在官网发布了环保局负责人针对当地二氧化硫超标的回应。张文清在回应中说,经初步排查,临汾二氧化硫指数超标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居民燃用散煤,占到了市区燃煤二氧化硫总排量的七成以上;二是工业燃煤排放。市区周边20公里范围内有两个火力电厂、6个焦化厂和4个钢铁企业,燃料主要以煤为主,二氧化硫排放总量还是偏大;三是因为市区“两川加一河”的地理地貌,在静稳天气等不利气象条件时,污染物不易扩散,增加了对市区二氧化硫排放量。

博士后质疑临汾二氧化硫严重超标

新闻背景

李汀介绍,世界卫生组织2005年给出的准则中建议,人不应该在大于每立方米500微克二氧化硫的环境中待持续10分钟,或者不应该在每立方米20微克二氧化硫浓度的环境中待持续24小时。

1月5日上午,中国科学院气象学博士后李汀在其微博发表文章称,1月4日临汾二氧化硫浓度一度达每立方米1303微克,严重超标,可能对人体造成伤害。该文章随即在网络上热传。文章发布一天内,阅读量超过500万。在这篇文章中,李汀称,在网上看到,山西省临汾市5日0点55分时二氧化硫浓度值达到了每立方米1303微克。

1月9日,临汾市环保局在官网发布了环保局负责人针对当地二氧化硫超标的回应。临汾市环保局负责人张文清称,经初步排查,临汾二氧化硫指数超标主要有三方面原因,其中居民燃用散煤占到了市区燃煤二氧化硫总排量的七成以上。将采用今后在城市主要地区禁止新建、扩建火电、钢铁、水泥、化工、有色冶炼等重污染企业等方式降低二氧化硫浓度,保障人民群众身体健康。